02书屋 > 捍天 > 第56章 村中怪人

第56章 村中怪人

        次日一早,周捍北身背心木,腰间别着骨刀,准备出发踏上寻找黎心兰的路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爷爷,捍北前来告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黎海川看着眼前的少年郎,轻声应着,手掌轻飘飘的一招,一只深褐色甲虫就那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老爷子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抬手伸到周捍北眼前,甲虫张开翅膀,围着周捍北转了两圈,缓缓地落在他的肩膀上,就在周捍北还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虫可以给你带路,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等出去之后,你放了它,它可自行归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完黎海川的话后,周捍北这才明白,原来老人不想他在这青山岭浪费太多时间,也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,也给他节约很多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爷爷,捍北定把心兰安然无恙的带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深深的给老爷子鞠了一躬,没有在多说什么,黎海川只是淡淡的挥了挥手,看着周捍北缓缓退去,慢慢的不见了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那个山谷口,周捍北回头看向里面,老爷子,伯父伯母你们等着,我一定会把心兰带回来,周捍北在心里暗暗发誓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……心兰妹子一家放过你,不代表我们就认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正在思绪的周捍北,闻言向着声音之处望去,正是刚来的时候跟自己打了一架的黎阿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样不需要你们认可,她家里认可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对方不善的语气,周捍北也不惯着他,直接就怼了回去。搞得黎阿木直接愣在原地,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最好把心兰妹子安全带回来,不然哪怕你在天涯海角,我也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不等周捍北说话,只听“咻”地一声一个绣着很怪异的植物的香囊飞了过来,周捍北伸手接住,正待查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们九黎族独有的香囊,可以驱除毒物,拿着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远远的传来已经退回到山谷之内黎阿木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捍北看着那里已经没有黎阿木的身影,只能苦笑一声,这人挺有意思的,明明就是关心的,可就是不太会表达,可能与世隔绝太久了吧,不轻易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收拾好心情,周捍北便出发,向着西边走去。头天晚上,周捍北想了一夜,这里已经地处大汉西南方了,出去北上转西有点浪费时间,他准备直接奔西而去,虽然路难走了点,但是时间上要节约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天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呼,出来了啊……谢谢你了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脸风尘仆仆的模样,抬手对着小甲虫说着话,看着它绕着手指转了一会,猛的加速隐入了青山岭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低头看着自己的模样,伸手使劲拍拍身上各处粘上的灰尘和泥巴。那一路上还好有香囊驱虫和甲虫的带路,不然这个时候还在里面打转。

        转头四处打量一番,这里已经不是他当时进入的地方,毕竟出来的方向是另一边,看来还是得找一个有人的地方问问,免得走错路。选好方向后,向着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咕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摸着已经饿了一天多的肚子,无奈的叹了口气,确实两天奔波没有吃好,里面很多东西都不敢乱吃,抬头正好看见不远处,有袅袅炊烟升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瞌睡来了就遇见枕头了,周捍北大步流星的赶了过去,等离得近了才发现这里居然是个小村庄。没有成年人高的土墙,一眼就能看见里面有着十几二十户人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贴着土墙走了一段距离,看见大门径直走了进去,此时正是饭点,家家户户都升起了炊烟,门口有老人打理着院落,还有些孩童在玩耍,没看见年轻人,可能在田里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些普通人,周捍北厚着脸皮来到最近的一户人家,对着正在磨刀的一位老大爷说道,“那个,老人家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人放下手中的刀,抬头看向周捍北,疑惑的眼神露出一丝不解,这年轻人哪里来的,说话也不说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啥事,你说小伙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大爷,那个……我有些渴了,不知到能不能给碗水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捍北以前没有这样过,鼓起勇气也只是要了一碗水,实在是不好意思要些吃食,但凡他身上有点值钱的东西他都可以去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嗨,我当什么事,水有的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人说完,起身便将身旁还在火炉上温着的水倒了一碗给周捍北,看着有些脸红的周捍北老人家顺口问了句,“这也到饭点了,要是不嫌弃留下吃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我没有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善良的老人,周捍北还是开了口不好意思的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啥钱,你不嫌弃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嫌弃,不嫌弃,那谢谢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捍北哪里会嫌弃,有的吃就不错了,看着老人进去找他老伴张罗去了,赶忙跟进去看看能有啥帮忙的不,结果被二人赶了出来,叫他只管等着吃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饭菜上桌,周捍北边吃边跟老人聊了起来,这里算是大汉比较边缘的地方了,他的方向没有错,只要继续往西走能进入大荒,只不过要翻越很险峻的大山,哪里危险遍布,很多人都丧生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人家,你们这里年轻人去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好多都去了城里找活路去了,平时很少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完老人的话,周捍北也是不知道说什么了,只能说普通人的生活太难了,不过也很简单,这样其实也挺幸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哥你是修炼者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说,看你这模样就知道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捍北哑然失笑,看长相就知道?这一饭之恩,周捍北很想为二人做点什么,但是又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老人家不如帮你们二老梳理下经脉吧。”自己身上没有财物留给二人,突然想到不如用灵气帮助二老蕴养一下身子,也只能这样报答二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便运转大自在心经,引导灵气在老人体内游走,速度很慢,一点一点的给老人梳理着经脉,深怕用力过猛伤害到老人,时间很长,清理了很多常年累积在体内的毒素,和以前的顽疾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天之后,周捍北吐出一口气,终于给两位老人梳理完,二人也觉得状态比之前好很多,连忙道谢,虽然没用多少灵气,但是精神确是高度集中,就怕出现一点差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碍事,还多谢两位热情款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我见过跟我们普通人相处最好的修炼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捍北谦虚的摇着头,他也纳闷,按道理来说普通人看见修炼之人不应该很恭敬嘛,都是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,深怕惹对方不高兴而伤害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像村尾那怪人,也是修炼者,脾气一点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人像是知道周捍北在想什么一样,喃喃的说着,感情这里住着一位修炼者啊,怪不得老人没觉得修炼者跟普通人有啥区别,要是你见过修炼者的打斗你就不会这么想了,肯定全是从别人嘴里听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这怎么会有修炼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喝多了自己说的啊,说他可厉害了,我看说的挺像那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他说你就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你可不知道,他是个铁匠,有把锤子可重咧,我们村好几个年轻人都抬不动一下。他单手就举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捍北也没觉得有啥,很多人天生神力,这不能代表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的是好几个人一起抬都不动分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老人道出,平时根本不见他打铁,有次喝多了他拎起铁锤舞的虎虎生风,他半径三米之内没有人能靠近,就看见身上发着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乳白色的劲气不停的从锤上释放,而且速度快的看不见锤子落下,只能听见震耳欲聋的“叮当”声。最后就看见一道耀眼的光芒,他打的镰刀成形了,看着就不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还真是一个高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不,就是脾气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捍北听着这话,再次不解的望着老人,等待他给出答案,老人也许太久没有见过外人了,喝了一口热水,再次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不是他们村的人,他自己也记不清了,反正是很多年前,这人突然来到他们村里,这一呆就是好多年,也不知道为啥,后面村里人好心去送东西给他,他不领情把人全赶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喜欢喝酒,只要有酒他就高兴,没有酒他翻脸不认人,平时也不怎么爱说话,你说他是个铁匠吧,一年打不了两次铁。久而久之,这里人们也就习惯有这么个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捍北沉默的点着头,都想去见识一下这怪人了,但是时间紧迫,他也只能放下这个想法,等以后有机会再来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,多谢二位老人家的款待,以后有机会会来这里看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周捍北对着二位老人再次表示着感谢,就出门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就在周捍北路过那铁匠门口时,看见一邋遢大汉,满脸胡渣,卷曲的长发遮挡住半边古铜色的脸庞,半眯着的眼睛,坐在躺椅上,隆起的肌肉快要把衣服都撑破了,手上还提着一个酒葫芦在半空中晃荡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,能感觉到隐藏在身体里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感觉到有人看他,半眯的眼睛猛然睁开,犀利的眼神迸发出可怕的精光,这是修炼之人才能感觉到的,看是一个年轻人,眼里的精光缓缓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要继续闭上眼,瞄到周捍北身后所背之物……

  https://www.02shuwu.com/153_153187/6815013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02shuwu.com。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:m.02shuwu.com